笔趣阁 > 北颂 > 第0244章 向敏中要助攻?(补‘星辰’欠更)

第0244章 向敏中要助攻?(补‘星辰’欠更)

?热门推荐:
????在寇季胡思乱想的时候,幽州城近了。

????隔着老远,寇季就看到了巍巍的幽州城。

????它保留着汉家城池独有的城墙、城门洞、城门楼子、垛口,但是上面却插着一面面的辽旗。

????除了那些辽旗,其他的地方,跟寇季看到了其他大宋的城池没有太大差异。

????甚至寇季有一种进了大宋的一座府城的感觉。

????这就是辽人汉化多年的表现。

????在辽国,幽州城算是汉化的最彻底的一个地方。

????这里的百姓,跟大宋的百姓穿着上几乎无异,甚至在言语上也没有太大差别。

????往来见呼喝,皆是汉话。

????他们中间有汉人、也有辽人,但当他们全部着汉装,说汉话的时候,你就分不清楚谁是辽人谁是汉人。

????寇季在这些人目光中,没有看到那种心向汉室的那种期盼的目光,也没有看到那种看到了大宋使节团以后热切的目光。

????有的只有好奇、疑惑,甚至还有一丝丝的倨傲。

????寇季知道,这些人不论以前是什么身份,什么背景,什么血统,现在他们都是辽人。

????他为此感到悲哀,也感觉到一丝愤怒。

????所以当一个带着毡帽,自称萧匹敌的辽国官员出现以后,他没给对方什么好脸色。

????向敏中、王曾二人,同样没有给他好脸色。

????倒不是说向敏中、王曾二人心里也有愤怒,而是萧匹敌自称是辽国北面林牙。

????林牙这个官职,属于辽国枢密院的一种官职,可文可武。

????北面林牙,掌控的就是文翰之事。

????类似于大宋枢密院的一位枢密院副承旨,品阶并不高。

????在大宋,算是一个有点权力,但是没啥存在感的官职。

????在辽国,算得上是有权有势的一种官职。

????但同样品阶不高。

????向敏中、王曾二人之所以没给他好脸色,就是跟他品阶有关。

????向敏中、王曾二人,在大宋,那也是二品官。

????他们以宋使的身份出使辽国,辽国怎么也得派遣一个同样二品的官员来接待他们。

????派遣一个低品阶的官员来接待他们,在他二人眼里,算是一种羞辱。

????他们三个人虽然不悦,但是却没有当场撒泼。

????作为外使出使辽国,特别还是在公众场合,他们自然会注重礼仪。

????向敏中、王曾二人,全程都没有说话。

????唯有寇季随口跟萧匹敌攀谈了几句,然后在萧匹敌带领下,一行人到了幽州城内的驿馆。

????在去往驿馆的路上,寇季也好好的打量了一下幽州城的街道。

????他发现,幽州城的街道,虽然不敌汴京城里州桥街等地方繁荣昌盛,但足以超过西瓦子市那样的闹市。

????在汴京城里他能买到的东西,在幽州城里同样不缺,只是价格方面,可能会贵一些。

????寇季甚至在街道上还看到了寇公车的影子。

????这东西从他创出来以后,至今不足两年,却已经流通到了辽国。

????看街道上那些百姓们打量寇公车的眼神,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看到寇公车了,并没有因为寇公车的出现,感觉到新奇。

????很明显,这东西已经在辽国流通了很久了。

????萧匹敌带着寇季一行到了驿馆,交代了一下驿馆的主事,照顾好寇季一行以后,就借口告辞了。

????向敏中、王曾二人,带着寇季,以及其他官员,在驿馆内安顿了下来。

????和谈,不是一天能谈成的。

????也不是大宋使节团到了以后,立马就谈。

????古人似乎很喜欢挑日子,不论做什么事情,总要挑挑选选,选一个合适的日子。

????似乎不到日子,就不应该做这件事。

????辽皇耶律隆绪大概也是在等日子,等到了什么时候心情最好,又或者什么时候心情最差的时候,才会召见大宋使节团。

????所以向敏中、王曾等人到了驿站以后,倒头就睡。

????一路上舟车劳顿,两个老倌身子骨受不住,也累了,需要好好休息。

????那些陪同他二人来的年轻官员、又或者那些从没有出使过辽国的官员,倒是没有着急睡下,而是三五成群的结伴离开了驿馆。

????他们走的时候,特地在驿站里找了几个辽人陪着。

????其目的大概是为了撞上麻烦的时候,让辽人证明他们使节的身份,也好借此蒙混过关。

????寇季并没有随同他们一起出去,他选择了留在驿站里。

????倒不是那些官员们没有邀请他,而是他实在不知道出了驿站,他能做些什么。

????吃吃喝喝一类的东西,寇季虽然贪恋一二,但并没有到痴迷的程度。

????他对辽地的风土人情,也不太感兴趣。

????该看的,想看的,早在他入城的时候,他就已经一一目睹,没有必要再专程跑出去一趟。

????至于出去领略一下辽女的风情,寇季也不感兴趣。

????自从见到了张开了的向嫣以后,他对其他的女子就不太感兴趣了。

????在他眼里,很少有女子的容貌能够赛过向嫣。

????守着这么一朵娇花不采,出去采其他的烂花?

????他还真没那个闲情雅致。

????就算有,那也得等他糟蹋了向嫣这朵娇花以后,才会生出来。

????向王两个老倌睡下了,其他的官员们出去了,寇季一个人闲暇了下来,觉得有些无聊,就提笔开始写信。

????他从戎的这几个月,别的事情没有学会,写信变得异常精通。

????在后世那个科技发达的时代,写信对他而言是一种很无聊的事情。

????可现在,写信对他而言,是一件及其有趣的事情。

????他写信给赵祯,把他外出的所见所闻告诉赵祯,然后等赵祯回信的时候,看着赵祯字里行间里充满的无知与羡慕,他觉得非常有趣。

????每到这个时候,他总会生出一些比皇帝过的还舒服的优越感。

????他写信给向嫣,大多的时候也是告诉向嫣他在外面的所见所闻,偶尔会夹杂一两句直白的情话,挑逗一二。每次拿到了向嫣的回信,他都会笑的像是偷到鸡的黄鼠狼一样奸诈。

????因为向嫣给他回信的时候,总是会埋怨寇季把情话写的那么直白,然后偷偷的在信封的末尾,留下一两句蕴含着牵挂的情诗。

????他就是喜欢这种欲拒还迎的感觉。

????只不过,直白的情话写多了,寇季也觉得无趣。

????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向向嫣学习,写一两句情诗出来,让向嫣知道知道,他也是一个有文化的人,只是藏而不漏。

????有了决定,寇季提笔挥毫,写下了一句。

????人生若只如初见……

????只是还不等到他继续落笔,就听背后响起了一阵幽幽的声音。

????“你小子喜欢被老夫的孙女骂?”

????寇季握笔的手一颤,猛然回身,就看到了向敏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自己身后,他盯着自己写下的那句诗,一脸古怪。

????寇季一边伸手去盖住自己写的诗,一边恼羞成怒的道:“你怎么跟陈琳似的,走路没有声音呢?”

????向敏中的目光从寇季手下捂着的纸张上缓缓收回,甩了甩袖袍,淡淡的道:“老夫走路的声音可不小,还咳嗽了两声,是你作诗作的太过于专注,没有注意到老夫。”

????寇季瞪着眼道:“那你也不该偷窥别人写信!”

????向敏中撇撇嘴,嘀咕了一声,“又不是没看过……”

????寇季双眼喷火的盯着向敏中,牙齿咬的咯嘣响。

????向敏中摆了摆手打哈哈道:“好了好了……老夫不看就是了。”

????顿了顿,向敏中吧嗒着嘴道:“你小子文采一般,但是写的故事却很不错。那个鱼鸟之恋,看的老夫都有点落泪的冲动。”

????寇季噌一声站起身,瞬间就有种用火枪弄死向敏中的冲动。

????向敏中见寇季真的怒了,也不再打趣他,赶忙转移话题道:“你还没有回答老夫的问题呢?你是不是喜欢被老夫的孙女骂?老夫没想到,你居然有这种嗜好。”

????见寇季仍用愤怒的目光盯着自己,向敏中又道:“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。老夫还见到过,某位老臣,睡觉的时候还要发妻哄着,才能入睡呢。

????还有还有,已故的赵公普,喜欢抱着马蹄金睡觉……

????还有还有……”

????向敏中一一向寇季分说,把朝中现存的,以及已故的那些重臣们的嗜好,一一告诉了寇季。

????寇季瞪着向敏中,咬牙切齿的道:“我可没有这种嗜好!”

????向敏中意外的道:“那你给老夫孙女写信的时候,为何要用人生若只如初见这诗句呢?老夫可清楚的记得,你跟老夫孙女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她可是指着鼻子骂了你的。

????你这诗句的意思,分明就是在想念跟老夫孙女初见的时候。”

????寇季黑着脸,恼怒道:“这诗是别人写的,我只不过拿来一用而已。”

????向敏中晃荡着脑袋,道:“老夫熟读前人的所有诗词,也熟读今人所有的诗词,从没有见过这诗句。”

????寇季咬牙道:“我写着玩的不行吗?”

????向敏中撇撇嘴,嫌弃的道:“可惜了一个好句,居然是你写着玩的。糟蹋了……糟蹋了……”

????寇季瞪着向敏中道:“您老既然觉得糟蹋了,那就别看了,赶紧回房睡吧。”

????他好不容易想搬一两句诗词装个逼,现在倒好,被向敏中全毁了。

????向敏中非但没有离开,反而晃荡着脑袋,道:“你小子肚子里的墨汁太少,写不出什么好诗句。偶尔能想出一两句佳句,也很难补全它。

????稍有不慎,就会露馅。

????老夫的孙女可是老夫一手调教出来的。

????她有几分文采,老夫还是一清二楚的。

????她要不是女儿身,去参加科举,一定榜上有名。

????所以老夫劝你,不要在老夫孙女面前卖弄文采。”

????顿了顿,向敏中看向寇季,道:“你要真想卖弄文采,老夫可以指点你一二。”

????寇季听到这话,心里的怒气消了,一脸愕然的盯着向敏中,“您老要指点我?调戏您孙女?”

????向敏中闻言,老脸一黑,喝斥道:“什么叫调戏?什么叫调戏?这叫互诉衷肠!”

????向敏中说完这话,似乎又觉得不解气,破口骂道:“你这个臭小子,一点儿也不懂风情。老夫的孙女怎么就看中了你这么个玩意儿?!”

????寇季翻了个白眼,撇嘴道:“是您老非拉着我当您孙女婿的。”

????向敏中听到这话,恼怒道:“老夫那是被你小子蒙骗了,一时不察,瞎了眼。”

????寇季扯着嘴角道:“您要是嫌弃,那小子换个人调戏?”

????向敏中一愣,板着脸道:“老夫要一瞎到底。”

????不等寇季出声挤兑他,他瞪着眼道:“你小子还让不让老夫指点了?”

????寇季赶忙把桌上的笔墨摆到了向敏中面前。

????向敏中冷哼了一声,缓缓坐下身。

????然后他开始给寇季讲解,这些年向嫣都读过什么书,最喜欢什么书、喜欢什么吃的、喜欢什么花、喜欢什么胭脂水粉……

????向敏中一讲就是半个时辰。

????寇季腰弯的有些累。

????他很想扯着向敏中的袖子,大喊一声,“您倒是快写啊,谁想听您讲这些啊。”

????先把信送出去了,寇季有的是时间听他讲这些。

????向敏中偏偏就是不写,一个劲的在哪儿讲。

????急的寇季恨不得拿东西塞住他的嘴。

????最终,向敏中也没有落笔。

????不是他不愿意落笔,而是他讲完了以后,准备落笔的时候,驿馆里的驿卒前来通禀,说是辽国礼部侍郎刘慎行前来拜访。

????向敏中当即扔下笔,说是要回房睡觉。

????等待了近一个时辰的寇季,在心里差点没把向敏中骂死。

????最后说出口的只有一句。

????“您不去见辽国礼部侍郎刘慎行?”

????向敏中冷哼了一声,道:“兵对兵,将对将,些许杂鱼,也配老夫出面去见?你去见。”

????丢下这句话,向敏中就回房了。

????寇季无奈的收拾了一下桌上写信的笔墨纸砚,整理了一下衣冠,出去见刘慎行。

????刘慎行此人并不知名。

????其父刘景,在辽国也算是一位人物。

????其父刘景,字可大,河间人,前唐卢龙节度使刘怦之后。

????刘景在辽国任职期间,担任过右拾遗、知制诰、翰林学士,随后又迁礼部侍郎、礼部尚书、宣政殿学士,武定、开远两军节度使。

????辞世后,被加封为太子太师。

????刘慎行虽然没有其父履历惊人,但在其父蒙荫下,也算是稳居在辽国朝堂之上。

????但即便如此,向敏中也觉得此人不配跟他相见。